365体育投注网投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明长廊 > 道德模范 > 长白山森工好儿子轮椅推母亲走出半个长征路

长白山森工好儿子轮椅推母亲走出半个长征路

文章来源:延边文明网 发布时间:2013-12-10

   长白山森工集团大石头林业有限公司57岁的职工关家鹏天天用轮椅推着老母亲散步,4年多来,关家鹏已经推着母亲走了4万多公里,相当于绕赤道一周。


 
母亲患脑出血 好儿子每天带其出门散步 
    母亲郭淑坤今年87岁,以前,她从不让儿女们操心。2008年夏天,老人在市场卖菜时因为脑出血突然晕倒,在长子关家群的调理下,病情虽有所好转,生活却无法自理,意识也不清楚,只能依靠轮椅行动。郭淑坤晚上由关家群照顾,白天关家鹏再来“接班”。自从患病后,母亲就不愿意在家待着。只要关家鹏推着轮椅一出家门,老人立刻就高兴起来。关家鹏说“08年以前,她从不让儿子们操心,我们5个儿子每次送来米面、豆油和钱,她总是说不用,我自己能挣钱花,不用你们送。”她还被邻居称为“万事不求人”。
    每天吃完饭,母亲就会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二啊,走。”“恩,妈,走。”就这样,2009年4月起,体重仅120斤的关家鹏每天推着母亲的旅行开始了。路上,母亲总是如孩童般咿呀学语,他边推轮椅边耐心地哄着母亲。
 
脚底磨出血仍坚持 4年走4万公里
   “周边村屯都快让我走遍了,最后确定亚光路这条路,这条路线空气好,车少。”关家鹏说,每天他从家出发延亚光路走到二道河子村,路旁的里程碑告诉他,这段路程约有4公里,“每次走到二道河子村再返回去,正好两个小时,误差不超过10分钟,一般每天都是走4个来回。
    这段旅程就像上学、上班一样,有着准确的作息时间。“每天,早晨吃完饭,出门开始走。走几个小时回来,问问我妈上不上厕所。中午回来吃饭,然后再出去,晚上一般到天黑时回家。以前没经验,有一次离家很远时,我妈却说要上厕所。后来,掌握了规律,基本每次都能在母亲要上厕所时赶回家里。”
    每天都要走30多公里的路程,起初他只走了两天,脚上就磨出血泡,一周后,小脚趾淤血成紫色。“一开始可能鞋也不太合脚,疼得不行,现在好了,脚上也磨出茧子了,没那么疼了。”即便走了4年,每天的最后一趟,关家鹏还会脚疼。“最后一趟最难熬,就感觉脚上的皮和肉分开了,脚底下一跳一跳地疼,不过没事,晚上睡一觉,第二天就好了。”
     有时,因为路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,他只能在家附近溜达,为母亲戴上帽子、穿上两件棉袄、用围脖遮住脸,自己则带上厚手套,从家延亚光路走至高铁桥,再往回返,一天走了5个来回。回家后,赶紧给母亲喝杯热水。关家鹏说:“下雨下雪都不耽误走,冬天太冷了,这阵子还降大雪,就在家附近转悠,我妈一喊冷,赶紧回家,暖和一阵再出来。最难受的是夏天,太阳毒的时候他觉得“脚底下像着了火一样”。
    2011年,大哥关家群病逝,关家鹏的三弟开始照顾老人。关家鹏每天要做的,仍是推着轮椅,不停地走。而自从开始推母亲散步以来,他就分身乏术,无暇顾及妻子和女儿,每天回到家倒头就睡,家中的大小事都交给了患心脏病的妻子。去年春季,妻子突然头疼的厉害,关家鹏分不开身,只好由妻子的哥哥带着她到延吉检查,经查,妻子患了脑梗,住院打针期间,关家鹏都没能去照顾。幸好,妻子治疗及时,病情得以控制。夏季,自己的脖子里又长出疙瘩,肿的都张不开嘴,他每天提前打完针后,依旧照常推母亲散步    
    4年多来,保守估计,关家鹏已经推着母亲走了4万多公里,相当于绕赤道一周,相当于1.5个红军长征的路程。
 
孝行感动邻里 媒体弘扬正能量 
    4年来,关家鹏推着母亲认识了很多人,但他一个也叫不出名字来。这些人有的送吃的,有的塞钱,有的带来电视、电饭锅、大米。“有两个小贩,可能是夫妻俩,非得把他们卖的矿泉水、馅饼塞到我母亲怀里,说‘路上充充饥’;二道河子村一村民去年中秋节那天跑过来,塞给我两块月饼,说‘这月饼挺好,高档的’;去年冬天,一个绿色越野车从我旁边过,开出能有100米,又倒回来了,要拉我一段,我说不用,我就推我母亲溜达。”
    2013年4月,一名男子开车等在路边,“他说:‘我看见你三次了,今天专门在这等你。’”男子问了问情况,随后掏出200元钱硬塞给关家鹏:“给老太太买点补品。”男子问清关家的位置,开车离开。当关家鹏推着母亲回家时,发现男子带来一大堆东西,“我工作要调到珲春去了,这边有些东西用不上,都给你了。”男子带来一台电视、一个电饭锅,还有大米、白面、豆油……
    男子对关家鹏说:“我觉得自己挺孝顺的,但是跟你一比差太多了,你看我还有什么能帮你的?”
     邻居称他是林业的好儿子,还专门效仿过他。关家对面的刘淑云58岁,她曾用轮椅推着父亲跟着关家鹏走了一次,“累不行了,汗顺着脸往下淌啊。我说:‘老二,这些年你就这么走过来的?’他说:‘二姐,我都习惯了。’”刘淑云说,“在镇上,提起关家老二来,没有一个不挑大拇指的。”
    他的孝行不仅受到邻里的夸赞,更受到媒体关注,旅游新闻、新文化报曾专门采访报道过他的事迹,近日,吉林电视台的记者来到大石头林业有限公司,对他进行跟踪采访。
 
子女为父母做这点事儿不是应当应分的吗
    关家有两间低矮瓦房,院子不足10平方米,门窄得只能容轮椅进出,屋内的土炕上,棉被辨认不出本色。“我四弟以前在外打工,工伤不能干活,他媳妇在敦化做保洁员。五弟带着孩子在外地打工,没法照顾老人,只能我和我三弟来照顾了。”关家鹏说,自己的妻子身体不好不能工作,女儿明年中考。
    现在,关家鹏最大的开销是鞋子,每天走路,鞋子坏得太快。“有时候我四弟媳妇打扫楼道时捡到别人不要的鞋就给我,我也不嫌弃,有总比没有强。”
    关家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每个儿女都孝顺父母,有的父母摊在床上,子女默默无闻无微不至护理的事有很多,只是我妈的病把我推到明面上,一开始我也犯愁,这可咋整,每天都这样受不了啊。但是现在坚持下来了,觉得也没啥,子女为父母做这点事儿不是应当应分的吗!有时候想想自己小的时候,生病了,我妈恨不得把病都揽自己身上。现在我妈有病了,正是需要儿子的时候,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,不值得这么些人佩服我。”